首頁 > 工作動態 > 文化活動 > 正文

周會成功舉辦首個專家圓桌論壇

2019-12-06 10:57:32周會

周會成功舉辦首個專家圓桌論壇





爲您聚焦,請點擊:

周會圆桌论坛精彩一刻







前  言




2019年11月30日,廣東省蘇周文化研究會在天河藝苑舉辦了首場專家圓桌論壇,邀請到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曾大興、華南師範大學城市文化學院教授許外芳、暨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張振謙三位老師擔任主講嘉賓。本次活動周會邀請到天河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擔任指導單位,周會與天河區民間文藝家協會合辦,天河區委宣傳部副部長周雅文等領導出席。





當日也是“周學堂”開課一周年紀念。去年10月,周會联合天河区文联、广东省岭南教育慈善基金会及天河区车陂龙舟文化促进会等几个单位成立了“周學堂”,通过一年的学习,“周學堂”取得了显著成绩,学员总人次达817人。为了让“周學堂”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的进步,天河区民协会长苏志均、车陂小学(“周學堂”教学点之一)校长岳敏当天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周學堂”作了第一学年的结课报告。



(天河區民協會長蘇志均)




(車陂小學校長嶽敏)



當日的圓桌論壇圍繞“蘇轼研究對現代文化建設的意義”展開討論,三位老師分別從“蘇轼的廣東之行産生的影響”、“蘇轼的文化遺産留給後世的啓發”以及“蘇轼的遺愛精神對當今的意義”三個方面對論題發表了精彩的論述。



議題討論




曾大興教授認爲,蘇轼最重要的兩點精神,分別是“遺愛”和“曠達”。“遺愛”如果翻譯成現在的話說,就是一種“爲人民服務”的精神。無論在什麽地方做官,遭遇什麽困境,蘇轼都一直致力于爲當地百姓做好事。例如在杭州,他疏浚蘇堤;在徐州,他帶領抗洪救災;到了惠州,又主動帶頭捐獻修橋……他對百姓的愛,通過各種實事遺留了下來,此爲“遺愛”。




而蘇轼之所以能如此,與他“曠達”的思想境界是分不開的。蘇轼有一種特質,就是不會怨天尤人,朝廷說他犯錯了,要貶他,他從不多言,也不反抗,處之泰然。正因爲這種心態,才能讓他被貶到惠州時,還能寫下“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的詩句,一方面表達出自身對嶺南的認可,一方面也增強了嶺南人的文化自信。






許外芳教授承接曾教授的觀點表示,蘇轼這種“樂天派”的精神簡直到了一個讓人羨慕的地步。貶谪嶺南對于宋朝的官員來說,基本就等于被判了死刑,一是因爲嶺南當時與中原發展水平差距巨大,生存、生活環境都極爲惡劣,二是被判到嶺南去的犯官,基本上這輩子都別想再回到中原,相當于就要客死異鄉了。所以每一個去嶺南的貶官,無不是帶著沈重的心情前往的。





然而,蘇轼偏不。他不但沒對朝廷的發落強烈抗議,在往嶺南的途中,他還充滿玩興。除了惠州、儋州兩個被貶之地外,嶺南多地都留下了蘇轼的足迹、詩句和貢獻。例如上月周會曾組織的蘇轼廣州足迹考察,就帶大家見識到蘇轼雖然僅途經過廣州兩次,逗留的時間加起來可能也就一兩周,然而他留給廣州的遺産,已足以讓人們懷緬千年。


“嶺南很多文化特質都帶有蘇周文化的特點。”張振謙副教授延伸說道。縱觀蘇轼的一生,他的思想修爲並不是一出生就一蹴而就的,是有一個很明顯的成長過程。





首先最重要的當然是來自他的家庭教育,而後,不管他是在朝還是外貶,不變的是他一直在爲百姓做實事。張老師認爲,蘇轼的思想、精神和文化底蘊是在黃州開始步入成熟期的,正因爲他這種不管自身遭遇到什麽不公,都依然心系家國天下的胸懷,才能使得其每到一個地方,都成爲最受百姓歡迎和愛戴的人物,甚至連當地文化都無可避免地刻上了蘇轼爲人作風的烙印。近現代著名學者王國維曾評價蘇轼、屈原、杜甫與陶淵明是中國古代最偉大的四位詩人,但“其中還沒有任何一個封建時代的文人的影響能超越蘇轼之上”。這些都是蘇周留給後人的切切實實的影響體現。




现 场 互 动




論壇上,幾位專家還對一些在網上留言以及現場聽衆提出的問題作了即場解答。其中有聽衆十分關心教育的問題,聯系“周學堂”的教学,究竟需要怎样才能把苏轼的这种人格、精神魅力传递给下一代呢?







對此,曾大興教授指出,小孩子的教育最不宜就是急功近利,現代教育最需要的是培養孩子對世界的好奇心,讓孩子有主動去學習的動力。蘇周就是一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人,正因爲這樣,他凡事都能抱著一種學習、體驗的心情去經曆,才能最終造就出他那超凡脫俗的靈魂。





下一篇:已經沒有了
Copyright ? 2017 dongpogd.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35161号